top of page

Backbone 職人專訪系列 - 創作歌手/鼓手雷擎

Updated: Jan 8



2023 年是雷擎向外出走的一年,秋季開始他去了東北亞和相對溫暖的東南亞唱歌,收穫滿載。旅程成為他下一張專輯的動機,首張專輯《Dive & Give》是從台灣東部出發的,紀錄旅途及對家的情感和想望,新的創作他想要去更遠的地方,同時在巡演的路程中持續創作。那些異地的音樂也像在邀請他:「靠近赤道的音樂,體感上更直接。」日韓等地以品味為取向,東南亞音樂則種類繁多、節奏強烈,他想要收藏那樣的熱烈。「他們的反應是很熱烈跟直接的,

就算不懂我唱些什麼,只要歌曲排得緊湊,他們也會尖叫回應。」


共創全新作品


亞洲巡演事實上是一場「共創實驗」,以往巡演時會將場次排得很密集,雷擎則每一站都在當地停留幾天,除了找不同樂手去也邀請當地音樂家合作,深入認識文化和城市荒野、留下僅限於該時該地的獨立創作。「每一次演出都要自己在那裡寫下三首新歌,很像是在拚一塊拼圖,我最近迷上給自己一些限制去完成一些創作。」 


一趟趟出發卻非都可預期,當地樂手驟逝、團員水土不服,創作要因地制宜隨機應變,雷擎穿越日韓、菲律賓、印尼等不同的城市和島嶼,養足自己的心臟耐受度,放棄部分原定行程,但也完成了很多驚喜,更為認識自己。「很想合作的音樂家心臟病離開了,我們到第三天才終於知道他沒有現身的原因,只剩三天,沒得糾結,只好自己找到當地的竹樂器,在田野裡面試著揣摩在地音樂。但這樣的創作是很過癮的。」


另一方面他也感受到受限於環境和各種政治變因,有些地方的娛樂和音樂產業很難長出自己的形狀,這些都讓人更加珍惜自己家鄉的創作自由和樂迷的支持。「饒舌歌手因為歌詞過激被絞刑、以色列樂團演出結束後國家開戰,講完沉重的故事後他們依然上台唱跳著快樂而熱血的歌,更衝突也更能感受到我們自己的自由。」「你還是可以感覺到那些熱血衝勁及生命力,但去了這些地方演出以後,會更珍惜台灣的環境;音樂產業間的關係、定價等都和我們的認知不同,這讓我思考很多,更想要將時間耗費在增進眼界和刺激。 」



「《Dive & Give》的製作比較廣大,那時候想要把自己的創作一股腦表現出來,現在聽還是很喜歡〈Real World〉,這首歌很滿,卻有很多能量是最接近我自己。」

《Dive & Give》發行經過一兩年,音樂帶著雷擎去了許多地方演出,走過了首張專輯的自我表述,雷擎希望自己可以好好往前進,透過旅途去汲取創作能量蓄積下張作品,新專輯將會是雷擎的旅程冒險跟社會觀察、人文差異描繪。已完成的新歌中有一首是他去參觀了印尼著名的鬼屋「千門之屋」(Lawang Sewu)後一連串的混雜而奇異的感受堆累而成的,不論是當下的感覺和回國時的不舒適狀態都讓他感受深刻,也誕生了新的音樂。他要把下張專輯變成探險家視角,將這些遇見寫成故事,然後變成很搖滾的音樂。



除了個人作品,與導演Birdy合作的手碟專輯中雷擎則擔綱製作人,這是一張關於旅行的野外錄音公路作品,打破錄音室慣性常規,在一台廂型車的後車廂錄製音樂。雷擎希望可以抓住當下的時空,不論晴雨或山海,將細節忠實呈現,「這是張重感情的演奏專輯,希望聽者可以靜下來神遊,依賴想像力清晰地抵達。」同時他還在製作自己的鼓棒,他將從台灣各處收集而來的木頭,削成自己想要的鼓棒,敲擊出嶄新的聲響。年底完成巡迴後,將到來的2024年也想要帶給大家個人的專場演唱會,再把這些時光中的故事,在演出中展現出來




「聲音的位置對音樂創作者很重要,Headquarter™原本就預留了喇叭架的空間,置放時就不需要再去調整和疊高,這點就已經比一般的工作桌用起來流暢許多。」

1. 延續「共創」的空間


個人新的作品嘗試了許多野外錄音,雷擎說在錄音室打磨歌曲是必經階段,但換成野外錄音好玩的是可以紀錄到一些迸發的靈感:「例如我們認知的好唱片要盡可能減少雜音,野外錄音反而要收進所有的聲音,合理化原本以為的雜音和噪音。我想要盡可能讓自己腦內的靈感保持在對什麼都超級好奇的狀態。」在條件的限制中磨出了新的作品、給創作注入新的精神。


共創音樂這件事從海外巡演一直回到他的個人工作室依然繼續著,對於雷擎來說,工作站最重要且最喜歡的功能是「不占空間」,他希望空間是一個可以邀請音樂圈好友一起Jam、一起共創音樂的交誼工作室,讓人們可以輕鬆共聚。


雷擎是一直到一次逛黑膠唱片行時才注意到Wavebone Headquarter™ 音樂工作站的展示,在決定要整理工作室空間之前常常在社群上看到海外的音樂人的器材擺放方式讓他十分羨慕,但在台灣若是選用一般組合家具,一般量產家具的固定型態常常是要委身去適應原有樣態,用久了不是變形就是買了以後才發現當中的不適感。


Wavebone Headquarter™ 音樂工作站則解決了空間紊亂的這層困難。「聲音的位置對音樂創作者很重要,Headquarter™原本就預留了喇叭架的空間,置放時就不需要再去調整和疊高,這點就已經比一般的工作桌用起來流暢許多。」


「我把這個空間定位成一個交誼空間,有很多不同的樂手和音樂人會到這裡來。如果要容納不同的人一起創作不同音樂,不論換樂器或音軌可能都要重新接上電源或是調整位置,但現在不需要重新理線,也真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彈性移動,省下空間也不會覺得雜亂,即使很多人在這裡也不會覺得很擁擠。希望來這裡的人,都可以待的很舒適。」「現在不論是大型鍵盤、合成器等都還有許多空間可以擺放,遇到了想要買的器材也不會被空間侷限;除了終於得以整理音樂器材,也省下很多置換器材的時間,將工作室有序地整理。」



2. Wavebone Headquarter™ 迷你音樂工作站層架、喇叭架一應俱全、收納方便


Wavebone Headquarter™ 音樂工作站的結構除了已經預留音樂人需要的喇叭架,桌板的前後也都留有理線的空間,可以把線材都放在後面固定。「我很喜歡這張桌子的結構,音樂人因為器材很多,線材就會占掉三分之一的空間,平時若器材線固定擺放後,一旦買了新的就會很難整理和移動。」Wavebone Headquarter™就為需要使用許多不同音樂器材的創作者解決了這個問題,同時可以搭配其他配件整理線材。「我也會搭配Wavebone 其他的理線配件整理線材,少了線材雜亂的問題後,可省下空間再買其他效果器。,跟一般工作桌比起來,對樂手而言很友善。



3. 音樂人的好夥伴,Viking™可以休息也可以上工


對雷擎而言創作環境中,最重要的是空間氛圍和氣場,不論是燈光或是休憩的沙發,他認為這個空間在進門當下的舒適感最重要,「私人物品不要太多,但人們進來後可以很自在地找到安放自己的地方。在這裡大家可以一起玩音樂一起JAM,我把空間分成舞台區域和工作區,可以放很多的樂器,但來到這裡的人不用很拘謹。」



Viking™的存在讓雷擎可以舒適地轉換自己狀態,音樂創作需要久坐,有時候會需要長時間待

在座位上3、4個小時,以往長坐在工作桌前就必須要離開座位調整姿勢。Viking™在腰背的支撐就讓人很有實感,比起嘗試過的許多椅子都更為安適:「其實我也很常在這這張椅子上休息耶!以往因為座椅的材質和角度,若累了想要休息就必須要移動到別的地方,但Viking™可以在工作當中間歇躺著休息,椅身和身體的接觸面不會產生不適感,作音樂時我會專注坐在桌前,但寫詞的時候我會躺著看;不用刻意花時間移動,這樣也可以提升效率。」「還有可以移動跟滑動的很順利,拿不同的樂器時可以將扶手放下,不用刻意起身或換不同的椅子!當然市面上多半也有很多不同的好椅子,只是音樂人的工作屬性可能要一次使用更長的時間,或是需要搬移不同的樂器,這些時候 別的椅子會讓人感到有點將就,這張Viking™則有讓人感受到我是被服務的這一群人。


撰文:菌

攝影:Backbone 廖禹彥 Lawrence Liao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