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Backbone 職人專訪系列:饒舌團體SmashRegz 呂士軒、張伍




SmashRegz的年度清算:《三不管》新專輯


由呂士軒、張伍、SJIN 三位團員組成的饒舌團體「SmashRegz」,近年各自以個人作品為主,對他們而言,更比較像是各自修練,也和不同歌手、樂團多所合作,金音、金曲獎等不同作品中都可見他們的身影。


雖然許久未出專輯,其實三人仍然持續以不同身分出沒,近來 SmashRegz 睽違許久終於發布新專輯《三不管》,真要詢問合體創作起因,張伍說:「算是一個年度清算吧?」作為這次新專輯之歸納總和,這幾年大家各做各的,終於有時間湊在一塊,正如呂士軒同感這幾年有點像彼此「各自修煉」:「反正音樂上的目標在第一張的時候很確定不一樣,有趣的是,我們都覺得這團沒有解散的必要,因為我們就算再不一樣,好像就是命定的。」除了透過專輯將音樂做一次統整,他們也非常確定,要把這些日子沒有秀出來的聲響和動力,三倍奉還給大家。




「其實沒有在與音樂圈接軌」

三人成虎或各自紛飛都一樣搶眼,但與其說是與音樂圈持續接軌,他們倒更覺得自己是「沒有在管」。張伍坦白說:「我比較自私,我比較在乎我自己以及離自己比較近的親朋好友們。呂士軒也抱持同樣感受,「老實說,我們從來沒有覺得需要跟音樂圈接軌。」


即便從不是刻意跟誰接軌,SmashRegz (舊名:違法)與其團體名一樣反叛且自成一格,什麼事情都可以自已來。三個人湊齊了,就努力地加倍將力量顯現。「我們是各自深入音樂圈的任何一個環節,從製作到寫詞到編曲,甚至是拍 MV 我們全部都沒漏掉。太多有趣的事能說了,我們三個年輕時期常為了無聊小事而吵,不過現在呢,我們都長大了,也找到各自不舒服的點,《三不管》這張專輯是場復健過程,以前1x3不一定大於3,現在我很有確定能乘3的話,絕對不止3倍。」呂士軒說。


趣味的是即便再湊在一起,彼此間目標也好像還是不盡相同,各自都想完成點什麼,造就了三種衝突也是三種面向,總合成強烈的風格。「我們就試著拉一張很大的野餐墊,讓三個人都坐進來,也成為了『三不管』這個概念的動機。」接下來,他們期待唱爆所有音樂祭,也希望不管開多大的專場都能秒殺。



呂士軒的個人創作和工作狀態




SmashRegz的三人創作各自成派別,呂士軒個人作品則仍經典,例如被視為放閃經典情歌之最的〈98〉,創作故事是來自彼時女友的一個簡單形容詞所啟發。即便感受仍然真實,呂士軒更想持續創作不一樣的情歌。「即使時光流逝,每次唱這首歌,我覺得感覺是一定還會在的。但說實話,我真的希望,能夠有機會少唱它;如此一來在特殊的場合,我就能夠為大家帶來更加獨特的版本。至於未來有沒有其他情歌呢?浪漫總是充滿神秘,我希望能保留那份驚喜。」


好人緣的呂士軒聊到雖然這幾年饒舌新星輩出,但作品風格較單一,期待有更多人在嘻哈世界中脫穎而出:「現今的饒舌新星都非常努力,但我覺得有些音樂方法過於重複,使得音樂風格有些單一。我期待能看到更多具有獨特風格的新人,留下難以忘懷的印象的音樂!」過往和許多人共創合作曲,呂士軒現在更想跟更多國際音樂人合作,「我一直都希望能與更多的國際音樂家合作。特別是我在荷蘭認識的好友組合『maydien & Mitchell Yard』。與他們的相識是一段美好的緣分,他們也成為了我認識歐洲音樂的起點,是段值得我們深化並創作更多音樂的友誼。」



呂士軒面對工作資料的整理習慣是檔案要照邏輯整理好,「否則我的記憶力真的跟魚差不多,沒有給自己留麵包屑會找不到回家的路。」儲存靈感則不在意工具,重要的是在於隨時記錄,只要可以錄音和寫字就會記下來。「我覺得只要有可以錄音記下來 和寫下來的方法 ,任何都可以,你想要的話,你有一支手機,馬上就可以開始。」他對於創作空間也同樣不受限形式,「現在我認為只要可以讓我專心或者跟當下的人討論的地方都可以。可能無法在一堆人聊不同事情的場合寫歌就是了。」


除了創作工具,他創作時必備的是食物:「不知道水果優格、阿玉水餃、義美蔥抓餅、蛋、香腸、起士算常備用品嗎?(以上是一份)最近忙到,也幾乎沒有下廚地不停在工作。」



Wavebone 音樂傢俱使用體驗


由於身邊早就有音樂人朋友狂推薦 Wavebone給呂士軒,他早在打開品牌官網就對Wavebone Star Rover™ 迷你音樂工作站「肖想」了很久。這些年工作量大,在創作同時他就打算重新換過設備,提升自我,「想要在家可以更再跟得上實際可以錄音的方向發展。」與以往平面桌子不同,Wavebone Star Rover™ 迷你音樂工作站 在實際使用時減縮空間有感:「我的硬體需求很少,所以相對我可以在桌面上亂擺一些有趣的小東西,來幫助我思考,例如我有在玩具店看上一盞會發出幾種固定速度聲音的紅綠燈,我偶爾在聽歌,我就會利用改變他的速率來找FLOW,算是滿妙的一個小東西,因為我想裝飾桌子,更具有工作感,我放上了許多很具有即時性的小東西。另一個小傢伙是一個非常貴的東西,叫做 TP-7,我自從擁有他之後,我就擺脫了錄音只能在麥克風前面的限制,所以無論是我敲敲打打衣櫥,還是開汽水,我可能會選擇某些有緣分的聲音放進去變成我聲音的一部分。」



替換成 Voyager II 後對於呂士軒的生活使用也改變許多:「絕對超級有感。我很容易要面對久坐這件事,這張椅子讓我比以前更不容易腰痠背痛,當然不鼓勵坐久坐啦,最好坐三個小時要起來一次是我給自己設定的條件。我以為看起來就是一般人體工學椅,一坐下去,可能因為我比較少接觸這類資訊,所以非常意外地感受到椅子所帶來的舒適感。真的沒騙你,這桌子和椅子簡直是我的靈魂拍檔!每次坐下都覺得真的太神了。對 WAVEBONE,我真的是一百分的愛!」



張伍的個人創作和工作狀態


但其實細節更雜,主要影響曲風還有作詞風格。

張伍的個人創作啟蒙較為雜食,大致曾受到 Odd future、椎名林檎及林夕等人的影響,「但其實細節更雜,主要影響曲風還有作詞風格。」去年他才以《黃昏》入圍金曲台語專輯,專輯以台語表述神鬼,台語是他童年常用語言,想藉《黃昏》這張專輯對台語「來場復健」。與同根生合作的〈福福〉同樣談鬼神,以土地公為發想,靈感由同根生提出,張伍則本身就很喜歡奇幻題材,很自然地就完成了這次合作。他沒預設要給誰聽:「我很少先設定對象的,如果聽眾可以在我的作品找到位置坐當然是美事一樁。」




Wavebone 音樂傢俱使用體驗


今年(2023)張伍開始使用Wavebone Star Rover™ 迷你音樂工作站,張伍個人在音樂工作上必備的東西大約是錄音介面、麥克風、電腦,還有一些後製用的Plug-in。

Wavebone Star Rover™ 迷你音樂工作站 的收納、集線以及相關硬體放置是他覺得最重要的功能,「純粹以個人角度來看,我很喜歡一隻手長度可及的放置空間,」張伍表示之前的空間比較窄小,所有的東西都要很克難地直接擺放在桌面,很難做出更理想的擺放,Wavebone Star Rover™ 迷你音樂工作站 則讓所有工具在檯面上垂手可得。「但最近一年是很想添購一些硬體的comp還有pre,看到空格就想填滿....一定是你們家桌子害的!」


空間上他則除了著重隔音,也看重收納方便。Grand Gemini™ 落地式喇叭架和 Mantis Pro 氣壓式螢幕手臂支架 則讓位置恰到好處。「使用上很順暢,喇叭架跟低音陷阱的位置終於物歸原主之外,尤其是螢幕支架更讓我脫離原廠支架的礙事魔爪。」同時,螢幕手臂支架除了美觀之外,角度跟高度的調整可以更個人化,「可能可以降低我頸椎長骨刺的機率。」「推薦給只要是居家工作並且長時間使用電腦的苦主們都可以使用,尤其是螢幕支架。」




撰文:菌

圖片 : RoboKatz Music 提供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