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Backbone 職人專訪系列:是演員也是作家的石知田





考上台大土木工程的石知田,原本夢想成為建築師,但因為大四一次意外的機會進入演藝圈,從《軍中樂園》、《五月一號》、《帶我去月球》、《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累積,每個演藝作品都堆疊出石知田近10年來的多重面貌,同時他也彈吉他、繪畫、寫作,因為表演不只是表演,更是啟發他往跨領域路途上的鑰匙。


石知田說當年還在讀土木結構、建築的他,本來是規劃畢業後念學士後建築,後來接到電影演出,當作暑期工作體驗,卻沒想到演出興趣,他從建築師身上學習面對各種不同角色職業的耕耘,決定成為演員:「安藤忠雄(日本建築師、普立茲克獎得主)在當建築師之前其實曾經是拳擊手,還當過水手;雷姆·庫哈斯(荷蘭建築師、OMA創辦人)也當過記者。」


演員,石知田的文藝復興:


會跳舞、彈奏樂器、繪畫和寫作,石知田笑說自己好像是一個興趣太多的人,對很多事情很好奇。「為什麼最後選擇演員是因為,我覺得它可以滿足我很多好奇心。」「這個角色讓我開始玩樂器,那個角色讓我知道怎麼畫畫、或是讓我去研究畫畫。每個角色都是一個新的功課。雖然我沒辦法像一生懸命得去做這些技術,但我反而從中得到蠻多滿足的。」但其實一切都還是從演員身份出發。


石知田也說,加上他因為從小喜歡「文藝復興時期」的事物,深受那對什麼事情都會去追尋和好奇的時代所著迷;他愛上達文西、也感佩霍金對這個世界的探索和對人對愛的解釋。因此長大後很「討厭」別人和他說理性或感性,他認為人的光輝,都是在理性跟感性極度發揮時出現,「所以我覺得這兩個東西應該要並存,才是人類的價值。」


「達文西感性或理性?他畫出那些細膩作品,卻也因為想了解馬的身體結構,去解剖屍體,在那個年代,他可以去實踐、可以去創造,可以做藝術。或者你說霍金,他研究黑洞是理性的,但他找了一個可以解釋萬物的定義,是愛的定義。」


理科男石知田坦言自己很常花太多時間在鑽研和分析,但演員這個身份,反倒讓他懂得從外而內地感受,去看外面的所有、也看自己的擁有。「理科的學習有讓我有邏輯得去分析一些東西、劇本或是學習東西。但它也會造成一些障礙,會先入為主得方式去分析,比較不是直接的感受。所以當演員,可以幫助我去直接感受,而不是去解釋它。」



音樂、繪畫和文字,石知田的多重角色


石知田表演、寫作、繪畫、彈奏貝斯吉他,要實踐這麼多不同領域的事情,那份堅持的決心和勇氣從何而來?「很多都還是以演員的出發點,去接觸這些東西。」石知田開始玩樂器是為了拍電影《帶我去月球》學彈奏貝斯,玩一玩發現很多厲害的貝斯手很會表現旋律,後來跟朋友借了一把吉他、上網看影片自學,從此愛上吉他。學畫畫也是因為以演員的身份受邀去墨西哥旅行,參觀了藝術家芙烈達的故居「藍屋」,「之前覺得畫畫是離我很遠的事情,但在參觀的過程中,發現她畫的東西很日常,突然覺得我好像也可以試試看,那時候才開始畫畫。」但如果有一天覺得挫折了,他就會回到啟發的源頭,思考當初為什麼會想去做這些事情。


「那時候我就會回到最原始的狀態,就是我寫東西寫到過頭,我就會退回來,作一個喜歡文字的人。我喜歡看什麼?我就去看那些東西,看一看又會有一些動力,『喔是這些東西讓我想做這些事。』不論是彈吉他或是畫畫,有時候畫一畫突然茫然,就會去看展或去看喜歡的畫家的畫冊。」


寫作和表演,石知田:寫作是一種自我整理



寫作是比較私密的。演員,對我來說它比寫作來得更為『社交』

「但我很愛質疑自己。」石知田說,他一開始很喜歡在社群留下自己覺得很有質量的文字內容,卻發現多數人都只是快速瀏覽過,默默決定要出書,將自己的文字以更有意義的方式留存。剛好那時有出版社找來,石知田就又開始想:「如果我要被稱為作家,就要寫得像我認為的作家。」他開始打磨自己的文字和心態,要求自己成為心中所定義的模樣,「每個階段我會質疑自已,觀看別人對我的看法我是否認同?可能要等到我自己都認同,我才會覺得這樣是對的。或許是這個心態讓我去督促我自己。」


面對在作家、演員不同角色的轉換,石知田說:「我覺得寫作是一種自我整理。它把一些你還沒歸納好、找出脈絡的東西,做一個屬於你自己的解釋。表演這件事,我覺得比較像是在探索『自己之外』的東西。」當石知田回到演員身份、從事需要許多人合作的影像表演,他就要跟攝影配合、跟導演討論角色,跟其他演員互動,也因為演員身份,石知田說他必須走出自己的世界,「寫作是比較私密的。演員,對我來說它比寫作來得更為『社交』。」



「雖然你表演的時候感受還是比較在個人身上,可是你在準備角色的時候,是把很多外面的東西放進來,然後在表演當下才能比較從自己出發。 」自已也因此學到了很多原本沒有預料到會學習到的東西。「那些養分是不一樣的。那些不是你關在房間裡面就能完成的。它是跟他人碰撞之後產生的火花。」




Wavebone 音樂傢俱使用體驗


2024 年的新目標,石知田想開個人畫展、動工第二本新書,未來坐在椅子上工作的時間勢必會變得更多,加上平時練吉他、讀劇本,除了出門工作的時間,他一天下來將有四分之一的時間坐在椅子上,所以決定為自己購入一張舒適透氣、不擔心久坐的工作椅,最後選擇了  Voyager I 人體工學樂手椅



石知田的工作空間,貓與椅子都在

他原本房間內使用的是一張加上靠墊的傳統木頭椅,但坐久了常常因為椅、墊分離而很不舒服,因為在朋友家看到 Voyager I 人體工學樂手椅,並實地到 BACKBONE 東門店試坐好幾次,就立刻愛上舒適的坐感和滑順的滾輪,「我在東門店來回滑了很多次!(笑)」除了自己很喜歡這張椅子,石知田笑說他很慶幸貓也喜歡,換椅子之後的這段時間以來,貓很喜歡待在椅子上看貓電視,更從沒有使出爪子搞破壞,新的椅子耐貓抓的特性讓他感到驚喜。「因為網布很耐抓,可能抓一抓沒有成就感就不抓了。」


另外,石知田提到他選擇透氣的布料,夏天就不擔心坐在椅子上會感到悶熱,而且他也很喜歡 Voyager I 人體工學樂手椅「軟質 3D 旋轉扶手」的多變性,當他要練吉他、看影片、寫作、畫畫等不同情況下,他可以調節升降扶手到喜歡的位置,配合自己當下的不同需求。



此外,身為新任貓奴,石知田開始分出一部分屬於貓主子的空間,目前除了家中四散的爬貓架、餵食機和貓抓板、玩具等, Voyager I 人體工學樂手椅和石知田大腿,如今也都成了貓的領地!石知田也提到,最近也想好好存錢把其中一個房間改造成工作室,規劃有吉他、畫架、小沙發的一個舒適空間,讓他能夠專注在眼前的不同領域創作。還有最重要的是,喜歡畫畫的他,要免受貓的干擾,避免貓咪誤食顏料:「因為貓會一直煩你,你很怕牠用到顏料、吃到不該吃的,牠又很喜歡用我的畫筆,所以我做不了這些事情。貓咪真的影響很多,不能在家做不能被打擾的事情。」





撰文整理:Sally Huang

採訪:菌


bottom of page